好运彩正版藏机诗 > 言情 > 楚王的金牌宠妃
  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辽宁福彩35选7好运彩:第三百二十五章 将计就计

  御书房之内严禁闲杂人等出入,连同之前伺候南蛮公主绘画的几个小太监,皆是禁锢与室内,被迫听着这件大事的发展。
  李德全早已将东西整理完毕,却没敢亲自递上前去,这几个小太监倒是成了这个过度,毕竟送上去的可不止是证据文案,还是一把断头刀,一把断送丞相孙子李丛锋性命的利刃。
  为了不受牵连,李德全有着一套宫中生存守则,他隶属云启帝身边最亲近之人,本就极为显目,凑上前去可不就是等同于让李安加深记忆么。
  近年来云启帝与丞相李安之间的暗涌,李德全看得最是清楚,正是明白其中的汹涌,他才处处避讳两位权贵之间争锋。
  东西送达到李安手中之后,即便是早有准备,李安还是感受了一番心惊肉跳,李家向来对嫡系多有培养,到了李丛锋那一代,就只有李丛锋一个是为嫡系,剩余皆是庶出。
  可面前这份证据足够让李丛锋断送了性命,若是他李安分量不够重,这件事等同于就是李氏一族的灾难,囚禁什么女人不好,偏偏要动他国公主!
  李安脸面本就有着许多皱纹,此刻眉头耷拉的面相更是加深了皱纹的痕迹,令他看起来苍老了十多岁。
  当断则断,不断则乱,李安身形不稳踉跄着后退,李永辉赶忙伸手扶住受了极大刺激的老父:“父亲!”
  “丞相可要保重身体,天和少不了丞相你的督促??!”
  云启帝一句明褒暗讽的话,更是在李安心头上插了一刀,证据上可不止是囚禁他国公主这么简单,胆敢利用刑狱寺密牢,可见李丛锋在刑狱寺宛若自己家那般来去自如,关进一个人就连刑狱寺的人都不知道是谁。
  其中的问题可就大了,李丛锋根本不是刑狱寺的人,他为何能够如此,仰仗的只能是其父亲李永辉这个廷尉,唯有廷尉才是刑狱寺的执掌者。
  那么李永辉无论知不知道李丛锋所犯下的事情,他都逃不了一个包庇之罪,滥用职权必然免不了被贬,正是想到了这一点,李安这才真有些肉痛。
  李家三代廷尉,现如今却断送在一个还未正式入朝为官的嫡系孙辈身上,李安向来是个嫡庶分明之人,孙辈嫡系就只有李丛锋一个,奈何李丛锋不经事,太过不慎重。
  别人还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他这个孙子却是没了未来十年,只因开口咬人的是南蛮毒蛇。
  李安一时又心中敞亮,觉得事情还不到最差的时候,他眼角余光瞥见娇俏可人的南蛮公主身上,心中暗笑,也许毒蛇本身就是一味解药。
  “皇上,南蛮公主遭遇此等委屈,是我李家养不教之过,在此我李安代丛峰那小子道个歉,毛头小子情窦初开,不知轻重让公主受惊了?!?br/>  此言一出,云启帝心下都气笑了,这般厚颜无耻,还真是李安能够说出的话,可这老头想要引导事情走向,也要看南蛮公主愿不愿意。
  万俟茶对李安的表示也是犯呕不已,按照李安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,李丛锋就成了她万俟茶的疯狂追求者了,一切罪责都变得是建立在李丛锋对她的爱之深的不理智上。
  果真是老狐狸,皮层不是一般的厚。
  李安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这方面扯,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,对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说出这样的话,也是饱受油泼脸面的刺痛。
  可他还是得义正言辞的宣告,拍着胸脯做下保证:“我替我家小子应下了,必然对南蛮而来的公主负责到底?!?br/>  南蛮的公主,被囚禁那么长久的时间,名声早就坏了,李丛锋负责到底也勉强说的过去。
  一份勉强,在万俟茶身上就成了十足十的厌恶,明白别人不好替她开口,生怕替她否定了,却得罪了可能‘滋生情意’的她。
  “本公主倒是不知天和律法掺杂了如此浓厚的人情,若是本公主与那小子结为连理,想来便会被世间无知群众传扬成天作之合,只可惜此等侮辱,本公主就是一头撞死在登闻鼓之下,也必要无礼宵小付出代价!”
  万俟茶丝毫不惧李永辉目光中凶恶的威胁,更加不怂李安定定望向她的视线,张口徐徐道来,语调铿锵坚定。
  说说而已,谁不会呀!
  她并不把自己的话当真,反正别人相信了就行,也没人敢让她一头撞死在登闻鼓前,云启帝顺势接过万俟茶放下的话头。
  “李丛锋犯上作乱,对南蛮公主图谋不轨,实乃罪大恶极,赐毒酒一杯,廷尉李永辉滥用职权,有负圣恩,革职待查,未经得允许不得踏出丞相府半步?!?br/>  实际上,云启帝嘴里说的责罚是一回事,心中暗想的却是李家力图破坏南蛮与天和的友好,险恶用心,昭然若揭,诛九族的美好幻想。
  不过距离美梦算是踏近了一大步,云启帝心情明媚如风,突然就吃嘛嘛香,身体倍棒,之前身体不适都飞到了九霄云外,走路簌簌带风,很是精神。
  李安却与之相反,出宫路上都是由儿子李永辉扶着出去的,本还想多服个软求求云启帝,没成想云启帝会如此决绝,直接宣读圣旨,他心如绞痛还得跪下谢恩。
  李安回头望着巍峨壮丽的皇宫,咬碎银牙也要忍耐着心口生疼,断我李家唯一子嗣,此仇不共戴天,来日方长!
  消息传达到猎场之时,众人哗然之声一片,李丛锋心惊之下正要挟持旁人,却被玉竹的暗中潜伏的蟒蛇所擒,一时之间众人五味陈杂,本来对南蛮之人痛恨不已,结果却证明他们只是饱受牵连。
  李丛锋一个将死之人,无须承受众人的异议,满腔怒火便转移向了李家,李安必然想不到,南蛮之人与百里御比他想象中要来的狡猾,在李安想着对南蛮公主的报复,却有另外一大堆的人成为他的阻碍。
  远在宫廷之内拍马屁的李德全定然不会知道,他选择不亲自前来宣旨,却让有心人钻了这个空子。
  闲置的帐内,李丛锋被人关押在其中,宣旨的太监身后跟随着两个小太监手捧着托盘,一同进入帐内,李崇峰不断挣扎想要后退,却被绳索束缚动弹不得。
  “李公子莫要挣扎,咱家保证毒酒中的毒性一定能够一击毙命,不会有半点的痛苦?!毙行烫嘣诳拷畲苑娴氖焙?,却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:“丞相大人早有准备?!?br/>  李丛锋蓦然听闻心下不及收敛情绪,双眼惊讶的骤然瞪大,在毒酒喂进的时候也就没了反抗,只是片刻就突然剧烈挣扎,痛苦的发出嗬嗬的声音。
  滚烫的灼烧感,从喉咙燃烧到胃部,所有的声音都远离于了李丛锋,耳中热流上涌,眼前同样模糊不清,在外人看来,他的模样却是极为的吓人。
  眼睛瞪的巨大,几乎要爆裂出来,眼白的周围皆是密密麻麻的红血丝,像是泪水一样的血液滚落而出,整个人就是死不瞑目的七窍流血,宛若惨死的地狱恶鬼。
  行刑的太监不忍直视的侧开眼,假死药的效果未免也太过的逼真了些,待他带的人将李丛锋带走之后,秦若白和众人一样,闲庭漫步在外头,避开了一切可以观望的机会。
  等望着被担架抬出来,却并未遮盖完好的尸体,她嘴角悄无声息的往上动了动,随即又复平静,没人注意到这样的细节,也没人知道她经过捧着托盘的小太监身边时,抬手撩头发时所带起的粉尘。
  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
  李安想让李丛锋自此以后转向暗处,难怪她从未听人提起过李丛锋,原来是个早‘死’的,后续出现的就是那个被毁了脸的庶子李嘉宜,以心黑手狠的段数进入了武状元的竞选,最终成了靠着李安的手段,帮他在军中成就了一番丰功伟绩。
  李丛锋与李嘉宜之间是否有所联系,秦若白不得而知,但还是给李丛锋的毒酒中加了一点保障,若是李嘉宜真的就是李丛锋,那么她应该让这个经历过打击的蛰伏者,来个斩草除根,免得以后成了父亲的敌对方。
  秦若白有机会铲除对手,必然不能手下留情,否则就是姑息养奸,倒霉的就会是不知情的他们自己。
  等到李安终于见到早已僵硬得发青的李从峰,一口老血终是喷洒胸前衣襟,李安早就熟知假死药的效用,如今李丛锋这完全不符合的反应的情况,无不是说明这个自小饱受他疼爱的嫡系孙辈,早已归西而去。
  本来注意到家主没什么感伤,以为家主早有安排,李安这样的反应,顿时让李家一群人都慌了手脚。李丛锋的母亲更是看了李丛锋的惨状一眼之后,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。
  “夫人,夫人,快叫大夫?!毕氯嗣且徽蠡怕?,女眷们皆是吓得哭出了声响。
  “是谁!到底是谁要与我李家为敌?!崩畎惭劬νê?,宛若疯魔般的歇斯底里,颤抖着手轻抚过李丛锋明显惊惧过度的双眼,李安袖袍一挥:“给我查,定要将之碎尸万段,以谢我心头之恨!”
无弹窗小说网(好运彩正版藏机诗 www.jqgld.com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好运彩正版藏机诗 > 言情 > 楚王的金牌宠妃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